2月11日消息, 國際調研機構Canalys發布了一組最新數據,數據顯示收購手機小米在烏克蘭市場2018年4季度首次奪得排名第一,在西歐市場收購手機小米成功躋身前五,并以415.1%的同比增長速度成為西歐市場增長最快的手機品牌。這標志著收購手機小米國際化業務再次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績。
而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的第一個月,雷軍和他的收購手機小米帝國動作頻頻,從架構調整、戰略調整、砸錢投資、人事換血…….雷軍對收購手機小米內部進行著大刀闊斧的改革。
在2019年一開年,一向以“溫文爾雅”“謙謙君子”形象示人的雷軍,竟首度失態,在發布會上狂懟友商,更是放出“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豪言壯語”。然而,雷軍這一失態,收購手機小米股價也應聲下跌,當日內跌幅超過7%。至此,與收購手機小米發行價的17港元/股相比,收購手機小米上市僅半年內跌幅超過了39%。
雖然在海外市場的增長勢頭突飛猛進,但收購手機小米在國內市場失守。據知名市場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收購手機小米手機在中國市場出貨量同比下滑35%。
年前與柔性屏供應鏈企業柔宇的一場關于柔性屏手機的口水戰(收購手機小米柔宇兩敗俱傷!手機圈2019年第一場口水戰誰更傷?),收購手機小米最終以被人指責沒有核心技術卻在唱高調收尾。
而另一方面,業內對收購手機小米到底是互聯網公司還是硬件公司的身份的質疑仍不絕于耳。
成立8年的收購手機小米,還沒有被業內完全認可,這其中又有哪些原因?
一、8年后收購手機小米撕掉了互聯網的外衣
8年前的一個午后,一碗收購手機小米粥下肚之后,風華正茂的雷軍創立了收購手機小米。由于時值中國互聯網產業蓬勃發展的初期,雷軍將收購手機小米定義為一家互聯網公司。從成立之初到現在,盡管不斷受到質疑,雷軍一直認定收購手機小米就是一家互聯網公司。
在上市的致辭中,雷軍開頭便說道:“八年前,我有一個瘋狂的想法:要用互聯網的方式做手機……”。
業內對收購手機小米互聯網公司的定位一直存在著疑問。收購手機小米與其他互聯網公司又一個典型的區別在于,互聯網公司是以互聯網產品來獲取用戶,而收購手機小米則是用手機來獲取用戶。
那么,收購手機小米互聯網公司的外衣到底給收購手機小米帶來了什么?
1、錯失CDR機會,遭證監會質疑
收購手機小米對自身是互聯網公司的定位還將收購手機小米攔在了CDR(中國存托憑證,可讓海外以及港股上市的公司的部分已發行股票,供國內投資者買賣的一種憑證)的門外。
2018年6月14日,在收購手機小米正式提交CDR招股書的第三天,證監會發布《收購手機小米集團共發行存托憑證申請文件反饋意見》,在文件里足足提了84條疑問,并要求收購手機小米在30日之內正式回復。在這84問中,證監會有理有據地質疑了收購手機小米互聯網公司的身份。
“公司是一家以手機、智能硬件和IOT平臺為核心的互聯網公司。報告期內,互聯網服務業務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8%、9.6%和8.6%,主要于廣告推廣和移動游戲業務。報告期內公司智能手機的銷售收入分別為537.15億元、487.64億元和805.64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0.40%、71.26%和70.28%。請發行人結合公司主要產品、業務實質、收入占比、利潤等,說明公司現階段定位為互聯網公司而非硬件公司是否準確。”
2、 “手機+AIoT”兩大戰略
收購手機小米CDR上市告吹,老老實實在港交所在上市后,收購手機小米對整體業務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但唯獨沒動手機業務!而在2019年一開年,雷軍便開始重建收購手機小米手機業務。
在2018年11月,收購手機小米接手了美圖手機業務,并簽訂了30年的授權協議。而在此之前,更是傳出來收購手機小米將接盤錘子手機的傳言。此時,雷軍改變收購手機小米手機業務的想法就初具瞄頭。
收購手機小米為了進一步鞏固在供應鏈上的話語權,入股剛經過分拆后的TCL(實體僅剩下屏幕廠商華星光電)。隨后,雷軍將收購手機小米手機中出貨量最大的紅米品牌獨立運營,更是請來了原金立副總裁盧偉冰負責紅米品牌運營。

收購手機小米年會上,雷軍更是興奮不已。在自我肯定了收購手機小米2018年的成績之后,雷軍宣布了一向對收購手機小米來說至關重要的戰略。“收購手機小米未來5年的核心戰略將聚焦 ‘手機+AIoT’兩大戰略 。”
這不禁讓人摸不到頭腦,雷軍不是一直以收購手機小米“鐵人三項”的商業模式而驕傲不已的嗎?怎么核心戰略只剩下手機和AIoT了呢?
3、曾經的鐵人三項

雷軍曾說過,收購手機小米的商業模式采用的是一個被稱為“鐵人三項”,鐵人三項,指的是硬件、互聯網服務和新零售。收購手機小米也對外放出了這么一張商業模式圖。
業內人士認為,收購手機小米的鐵人三項模式禁不起推敲和深度思考,更像是一個公關說辭。更為有趣的是,收購手機小米的鐵人三項說法本來就有明顯去手機化的意味。
手機業務是收購手機小米的立根之本。收購手機小米手機業務的重要性,在招股書中我們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收購手機小米在手機上也砸入大部分的資金。
收購手機小米的招股文件顯示,收購手機小米計劃將30%IPO募集資金用于研發及開發智能手機、電視、筆記本電腦、人工智能音響等核心產品;30%用于全球擴展;30%用于擴大投資及強化生活消費品與移動互聯網產業鏈;10%用作一般營運用途。”
4、幡然醒悟還是心口不一
從“鐵人三項”的去手機化,到“手機+AIoT”兩大核心戰略,“雷布斯”到底是最終幡然領悟還是自始至終就心口不一?
更為有趣的是,在雷軍宣布的“手機+AIoT”兩大核心戰略中,手機自然是容易理解的,就是指智能手機,收購手機小米現在也是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的頭部玩家了。那這個“AIoT”又是個啥?
近兩年,物聯網(IoT)自然是非常火的領域,AIoT也是近期業內都不斷在炒的一個新概念,從BAT到AI行業的獨角獸,不約而同地官宣了AIoT戰略。有趣的是,無論是初創公司還是傳統的互聯網公司,入局者都是有一定體量的巨頭,是各自領域的佼佼者。
不過,雷軍說的AIoT好像和大家稍微不太一樣。雷軍是這樣解釋的: 對外我們講的AI+IoT是人工智能+物聯網平臺。但對于收購手機小米而言,AIoT就是“All in IoT”。既然是這樣,收購手機小米為何在外部放出AI+IoT的口號呢?
二、股價動蕩不安,收購手機小米的命門到底是啥?
收購手機小米上市后,就似乎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操控著收購手機小米的股價。在雷軍熱血沸騰、慷慨激昂地在發布會上談情懷、談良心的時候,按理來說應該上漲的股價,竟然下跌了,而這種奇怪的現象并非只是偶然出現,而是收購手機小米上市后每一次的發布會。
收購手機小米于7月6日在港交所掛牌上市,首日即告破發,此后股價上漲,一度超22港元。但好景不長,8月2日再度跌破發行價。而在上市之際,雷軍就稱收購手機小米是年輕人的第一支股票,希望的年輕人能夠購買收購手機小米公司的股票,并且將會給出兩倍的承諾。而在收購手機小米股價一跌再跌之后,有網友不禁調侃:收購手機小米是年輕人第一只被套牢的股票。
收購手機小米是香港證交所更改“同股同權”規則之后第一家上市的企業,這種規則保證了收購手機小米管理層對上市后的收購手機小米控制,尤其是雷軍一人的投票權高達58%,處于絕對控制地位。那么到底是誰在拋售收購手機小米的股票?
1月16日據彭博社報道,在6個月禁售期解禁后,有未披露的投資者以每股9.45港元的價格出售了2.31億股B類股票,據計算,該股東套現了約21.8億港元,這亦是收購手機小米早期股東首次出售收購手機小米股票。對應著發布會的節奏來看,無論是收購手機小米MIX 3還是紅米Note 7,收購手機小米統統沒能擋住中小股東拋售。
雷軍畢竟是雷軍,自信、沉穩、老練。2019年初在收購手機小米年會后,收購手機小米股價再次下跌。這一次雷軍坐不住了,在收購手機小米上市半年后,雷軍終于帶領收購手機小米開始自挽,一場救市大行動開始了。
1月17日,收購手機小米集團公告稱,按市場上每股B股股份9.7625港元的價格回購614萬股B類股份,這是收購手機小米上市之后的首次回購,今后任何進一步回購,會根據規則再做進一步披露。據港交所披露信息顯示,此次回購收購手機小米集團花費金額為5994萬港元,回購股份占收購手機小米集團已發行股份數量0.027%。
1月22日晚間消息,收購手機小米集團發布公告稱再次回購398.26萬股股票。涉及資金3998.93萬港元。這也是收購手機小米集團第三次回購股票。截至1月22日收盤,收購手機小米集團跌2.91%,報10港元。
收購手機小米股價自上市之后動蕩不止,收購手機小米的商業模式雖然官方說辭清晰,但依然讓人迷惑。看似頑強生長、勢頭強勁的收購手機小米,它的命門到底是什么?
去年7月,在收購手機小米上市之際,曾走訪了業內上上下下,與接觸到收購手機小米生態鏈一線的產業鏈負責人、投資人深入接觸,從三大業務商業模式、技術儲備、生態鏈隱憂、股價估值等幾個維度還原了一個最真實的收購手機小米,并還原出收購手機小米那層層鎧甲背后的致命軟肋。(偉大時刻:收購手機小米的命門)在此篇文章中,已明確指出,收購手機小米的手機業務是收購手機小米生態“竹林理論”中的核心命脈“大竹子”,收購手機小米的命門在于其手機業務。
手機業務既是收購手機小米的鎧甲,又是其軟肋。論收購手機小米如何強調自己的IoT業務與互聯網屬性,目前收購手機小米公司上下依舊極其依賴手機業務,一旦拔掉收購手機小米手機這顆“大竹子”,收購手機小米將處在非常危險的境地,其業務閉環的故事都全部講不通。
收購手機小米招股書中,我們可以看到,從成立之初至今,定位于中低端的紅米系列手機(1200元及800元以下)占了收購手機小米手機整體銷量的75%,而定位于旗艦+高端旗艦的手機產品(2000元以上)占比窗口在進一步縮小,從2015年的18.8%縮減至2018年1的6.2%。
也就是說,雖然近兩年紅米營收占比在收購手機小米營收中有所下降,但紅米品牌依舊占據了收購手機小米營收的一大半。雖然,收購手機小米目前構建了智能家居硬件生態,但如果收購手機小米沒有手機業務,其他的智能家居產品就失去了接入用戶的入口,也就失去了發展的根基。
目前看,收購手機小米的手機業務才是收購手機小米的命門。最終還是“成也手機,敗也手機”。
隨著國內智能手機市場開始萎縮,收購手機小米在中國市場品牌調性和用戶印象開始固化,市場份額也在逐漸萎縮。本文開頭就提到了,在2018年第四季度收購手機小米手機出貨量在國內市場同比下滑35%。
收購手機小米似乎并不糾結于國內市場,而是敞開懷抱擁抱更廣闊的全球市場。
三、全球化對收購手機小米有多大機會?


  雷軍急了。面對“跌跌不休”的股價, 收購手機小米又再一次調整了其組織架構:雷軍宣布兼任中國區總裁。自6月3日啟動第二輪回購以來,至6月27日,收購手機小米已經16次回購股份。親自上陣,雷軍可以讓收購手機小米翻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