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訊 北京時間4月28日上午消息,今天,Hagens Berman事務所律師在美國加州北部地區法院向三星電子、海力士公司和科技提起集體訴訟,指控這三家企業操縱DRAM存儲器價格。
  這樁集體訴訟代表全體美國消費者,具體包括2016-2017年購買了這三家公司的智能收購手機和個人電腦產品的消費者。
  該律師事務所聲稱,他們調查發現這些主要DRAM制造商互相勾結,限制市場上各種DRAM產品的供應,從而人為地推高了DRAM價格。
  DRAM幾乎適用于任何帶有計算平臺的個人消費類或工業設備,從筆記本電腦和臺式電腦到智能收購手機和許多其他類型的電子產品等等。
  截至2017年年中,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制造商總共占據96%的全球DRAM芯片市場份額。在集體訴訟指控的時間段里,DRAM的價格上漲了130%。報道稱,在同一時間段,三星電子,海力士公司和美光科技的DRAM銷售收入增長了一倍多。
  “我們揭露的DRAM市場黑幕是一樁經典的反壟斷、操縱價格案。在這樁案件中,幾家主要公司占據了市場的多數份額,”Hagens Berman管理合伙人史蒂夫·伯曼(Steve Berman)表示,“三星、海力士以及美光并未按規則行事,為了獲得更大利潤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擾亂了市場。”
  該訴訟指控稱,DRAM供應商作出“統一供應決定”來限制DRAM的供應,從而使2016年和2017年產品的價格暴漲,最終導致關鍵內存產品的價格在此期間飆升。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盯住DRAM行業,早前制造商就已經做過這種勾當,讓消費者掏更多的錢,”伯曼補充道,“Hagens Berman在類似案例中已經幫助那些支付過高芯片價格的買家達成了3億美元和解協議解,我們打算再次為消費者贏得勝利。”(風輕)


  科技訊 北京時間4月28日上午消息,今天,Hagens Berman事務所律師在美國加州北部地區法院向三星電子、海力士公司和科技提起集體訴訟,指控這三家企業操縱DRAM存儲器價格。
  這樁集體訴訟代表全體美國消費者,具體包括2016-2017年購買了這三家公司的智能收購手機和個人電腦產品的消費者。
  該律師事務所聲稱,他們調查發現這些主要DRAM制造商互相勾結,限制市場上各種DRAM產品的供應,從而人為地推高了DRAM價格。
  DRAM幾乎適用于任何帶有計算平臺的個人消費類或工業設備,從筆記本電腦和臺式電腦到智能收購手機和許多其他類型的電子產品等等。
  截至2017年年中,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制造商總共占據96%的全球DRAM芯片市場份額。在集體訴訟指控的時間段里,DRAM的價格上漲了130%。報道稱,在同一時間段,三星電子,海力士公司和美光科技的DRAM銷售收入增長了一倍多。
  “我們揭露的DRAM市場黑幕是一樁經典的反壟斷、操縱價格案。在這樁案件中,幾家主要公司占據了市場的多數份額,”Hagens Berman管理合伙人史蒂夫·伯曼(Steve Berman)表示,“三星、海力士以及美光并未按規則行事,為了獲得更大利潤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擾亂了市場。”
  該訴訟指控稱,DRAM供應商作出“統一供應決定”來限制DRAM的供應,從而使2016年和2017年產品的價格暴漲,最終導致關鍵內存產品的價格在此期間飆升。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盯住DRAM行業,早前制造商就已經做過這種勾當,讓消費者掏更多的錢,”伯曼補充道,“Hagens Berman在類似案例中已經幫助那些支付過高芯片價格的買家達成了3億美元和解協議解,我們打算再次為消費者贏得勝利。”(風輕)


  藍鯨TMT記者 王雙陽
  4月18日,“我們最后還是簽了離職合同”,深圳三星電子通信有限公司的中層員工向藍鯨TMT記者反映,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公司將被撤銷,除6位韓籍高層外,所有員工將于4月底全部遣散,遣散人數約320人左右。如此,三星“拋棄了”其在中國唯一一家生產網絡設備的公司。
  該員工訴稱,所有員工自4月3日開始陸續被部門領導口頭告知“公司要關門、員工要解散”;以及,“員工大多是生產工人,原本的遣散費并不豐厚,加上時間倉促,期間協商賠償方案至少兩回。”
  截至發稿,三星公司及深圳三星電子通信尚未對此次遣散員工出具書面公告;同時,記者致電三星中國的相關公關人員時獲悉,“暫未收到相關信息,需要向人力資源部等部門了解”;也有三星集團的公關人員表示,全資子公司或控股公司的法人有一定的裁定權。
  一位曾受雇于外資上市公司的律師對記者表示,此次三星遣散方案對其員工有一定不足,時間匆促,沒有充分考慮勞動群體的實際利益。
  而多位科技行業觀察人士對藍鯨TMT記者指出,雖然三星在OLED和芯片方面有一定的優勢,不過,面對競爭對手對中國用戶的搶奪,曾引以為豪的收購手機業務遭遇滑鐵盧。三星整個品牌在中國逐漸不被市場看好,而遣散員工似乎早有跡象,裁撤深圳工廠,或許預示著三星在中國市場的業務轉移。
  這一事件看似是“逃離”,實則是在中國的整體布局的“有心乏力”。
  近320名員工遭遣散,遣散總額超2000萬元
  “我們員工是被要求‘自愿離職’,實際就是裁員”,該員工向藍鯨TMT記者透露,“我們之前是一直盈利,平均工資水平與深圳當地同業水平持平,人均月薪為4000元/月-5000元/月。”
  根據工商資料顯示,深圳三星電子通訊公司前身為深圳三星科健移動通信技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2月,時由韓國三星電子株式會社、中國科健股份、深圳市智雄電子、上海聯和投資,分別以49%、21%、20%、10%的出資比例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注冊資本為2000萬美元,主營開發和生產CDMA收購手機產品、銷售自產產品并提供售后技術服務,以及進行3G終端產品技術的研發。
  不過,到目前為止,韓國三星電子株式會社已經變為深圳三星電子通信有限公司控股股東,持股95%;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持有5%。
  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深圳三星電子通訊有8次重要的資本和業務轉型變更:
  自2013年業務轉型以來,該公司業務開始由收購手機生產轉型為網絡設備生產,是三星唯一一家海外網絡設備生產廠家,主要生產基站終端RRU,之前都是在位于韓國龜尾的韓國三星網絡事業部進行生產。
  該員工透露,本次遣散主要源于生產基地已經轉移至越南,業務生產隨之也轉移到越南。
  值得注意的是,三星自2015年開始已在越南設立公司。“越南公司在2017年開始生產與我們同樣的設備;2018年年初,我們的部分業務訂單已經轉由越南公司進行實施和跟進。”
  “我們大多數員工是生產工人,而且是4月3號突然獲知公司要關門,時間太倉促,公司根本沒考慮員工的后續工作和生活,并且一直沒有出具書面的通知或者公告”,該員工向記者透露,4月8號進行初步的賠償協商,原訂4月11號出最終的賠償方案。
  藍鯨TMT記者獲悉,截至到4月3日,深圳三星電子通訊有限公司在職員工近330名,其中包括6名韓籍高管。此前,在職員工均直接與深圳三星電子通訊簽訂勞動合同。
  該員工表示,公司在4月8日內部會議中公布了初步的遣散和賠償方案,即:離職去別的公司的統一基準為“N+3”,就職年限7年以下補2000元,7~10年補4000元,10年以上補8000元。如去兄弟公司,補償統一基準為N,外加4000元(安置費2000元和搬遷費2000元);而去惠州公司和東莞公司的員工,只補給半年薪酬。但此次會議并未有任何進展,后續還將協商。
  “該補償方案并沒有獲得所有員工的同意,員工曾一度準備拉橫幅進行抗議”,該員工表示,“公司出具的補償方案太生硬,不考慮我們的利益,我們員工感覺很被動。”
  但斗爭持續到4月17日,除6名核心高管外,絕大多數員工還是陸續辦完了補償手續。
  最后的賠償方案在員工的呼聲中,有了些許改變。最終賠償方案請見下圖:
  三百余人,按照三星方面最終的賠償方案,據爆料人估算,涉及的遣散費總額至少超過了2千萬元。
  記者了解到,絕大多數員工已于4月18日簽署協商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6位高管返韓。
  4月19日晚間,深圳三星電子通訊副總經理杜長喜在該公司的員工微信群中的對話無疑說明了該公司的遣散。
  此外,記者獲悉,為了保證之前訂單業務的收尾工作,深圳三星電子通信采取了反聘措施,直至完成所在崗位的收尾工作;業務收尾工作的最后日期為5月30,自6月1日起開始進行處理資產、工商信息變更撤銷公司等相關程序。
  上述律師認為,按《勞動合同法》關于解除合同的規定,企業應當按照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年限每年支付一個月本人工資經濟補償金,滿半年不滿一年的按一年支付,不滿半年的按半年支付。并且,還應當提前30天書面通知或者額外支付一個月工資代通知金。
  而深圳三星電子通訊的“遣散”員工并不符合法律規定,有打法律擦邊球的嫌疑。
  根據爆料人提供的信息,本次三星遣散的員工主要是技術工人,協商時間較短,且賠償方案一刀切;而實際情況是,在進行賠償時,企業需要充分考慮技術工種的招工期、利益分配等問題。
  此外,有科技行業資深人士認為,中國市場曾以龐大而相對廉價的勞動力、巨大的消費市場、不斷提升的制造業技術能力、以及相對成熟的基礎設施,吸引了包括三星在內的很多外資巨頭。而深圳三星電子通信的所有員工遭遣散可能主要有三方面的因素:一是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蘋果、華為、OV、小米等競爭對手不斷壯大,制造業利潤和回報急劇下降,同時市場份額壓縮,而東南亞和印度等國家的勞動力成本相對更低;二是在中國實體經濟大環境下,工業用地、稅負資源成本都在上升,導致利潤率很低;三是三星的業務調整,而這很可能源于業務轉移。
  收購手機業務在華遭遇滑鐵盧,三星中國或戰略遷移
  “據我了解,三星近兩年對入職員工數量有嚴格把控,其中天津收購手機、蘇州SSL等公司已經多年’只出不進’”,該中層員工向藍鯨TMT記者如是表示,“我們作為員工,已經感受到三星的業務在發生遷移。”
  三星裁員的信息并不是撲風捉影。有業內人士向記者指出,近年來,尤其是2017年的繼臨陣換帥之后,曾有消息稱中國三星電子將撤銷七大支社,內部機構將進行重大變革;改編之后,七大支社將變為26個辦事處,常務、次長、副總等級別的領導變為各辦事處負責人,同時裁員也在進行中。
  那么,內部機構的變革一旦成行,是否也意味著三星在中國的業務布局重點也會發生遷移?
  三星電子的2017年財報顯示,營收為239.58萬億韓元,同比增長19%;凈利潤為53.7萬億韓元,同比增長83%;而消費類家電和移動通訊業務下跌,增收主要系存儲和OLED業務板塊的提振;存儲類和顯示屏業務營收相較2016年Q4營收分別增加54%、51%,已超過三星季度總營收的一半。
  4月26日公布的三星電子2018年Q1報顯示,因市場對內存芯片的需求,半導體業務占大部分利潤,芯片業務占總利潤近75%,智能收購手機使用的OLED面板需求下降對Q2業績增長構成挑戰。